none
反馈评分
250

个人空间 最新动态 近期信息 关于

  • 一些不同的人,只不过是起点、生长速度、方向不同罢了,“坏人”更能治愈“坏人”,人需要的本来就是一起变好的人,而不是为了扩宽某部分人的认知,在无人知晓之处,成为牺牲品。道德水平高和过得不好,怎么感觉本来就是相违背呢。
    人打出去的伤害都会回到自己身上,不双标的人是如此,双标的人也逃不过。站的越低,攻击性越强,我就是这样。
    看到韩佩泉的事,感觉有些事真的不是“人性”的锅,人性谁都有,那些事是部分人认知水平、素质、智力、同理心的问题。我也遇到过几个人,出于各种目的和立场,全心全力希望看我过得不好,而我总觉得自己缺乏正面对抗的能力和必要,甚至有过为了避其锋芒而如其所愿的想法。但一个人,除非是死了,他在世间永远都有一点份量,如期所愿是不可能的。所以只有学会判断是非,建立让舒服的关系,过好自己,善用拉黑。
    我发现有一类人,会把多个人,以各种名义,留在非常亲密的圈子里,基本就在“避嫌”的底线上蹦迪。真就是性格如此,就喜欢这种友爱的感觉,不论对方是谁、是什么关系,或者他这么搞会对别人的亲密关系造成什么影响。第一次见识,活体张无忌。
    感觉跟谁在一起都不安全,所以一到外界,感觉自己的内在顿时空了,不敢沉思,不敢多说,不敢善,不敢恶,外界时时刻刻都是双标的、善变的、充满利益和情绪的,在这样的世界里,没有形状才安全。
    所谓“人格完整”是不是就是有脾气就发,有情绪就放,没有任何目的,也不以自己为中心,以“情绪”本身为中心。
    悲悯真是一种,很奢侈的东西。大爱也是。同时它们也是天道所酬者。悲悯那些没有条件悲悯的人。
    看到一个老同学和她的同学之间的对话:
    老同学的同学:如果给你一千万你会去做什么?
    老同学:如果是谁?

    我曾跟老同学无话不谈,我们很多想法不谋而合,然而分道扬镳了。在我看来脑洞令人兴奋,而老同学则是喜欢保留,在涉及观念的问题上从来都是转移话题。脑洞不能愉悦她,保留想法也是保护自己不受judge,她已经对人际关系的本质有了自己的信念,“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,多行一步路”,厌恶外界的节奏,也不愿输出什么。

    我觉得可怖。她应是绝了望吧,她周围的人也是该绝了望吧。

    忽然就觉得自己的生命,要放在“无聊的事”里多燃烧一阵,与天地人都斗一斗。人各有命吧。
    到了一定的高度,会发现周围都是聪明人。本应该如鱼得水的呀,怎料会发现,不论到了什么地方,再怎么摆脱,自己仍立足在当初那个垃圾堆里,在没有垃圾的地方,成为新的垃圾。
    命运早就在暗中对他们的自以为是标好了价格,当然,也对我的每一次得理不饶人标好了价格😂
    努力努力,天道酬勤。
    有意识伤害过他人的人没一个长久地过得好的,包括我在内。
    无意识伤害他人的,仍在相同的麻木中活自己的。
    感到受伤的人,选择面对则是为自己设立了依托和限制,选择逃避,伤痛仍会不断被激活。

    最终的出路只有一条——
    看天道,不看人。
    久违地听别人向我宣称“我这个人护短”,说得像我这样的人会从“护短”中占什么便宜一样。亏倒是吃过不少,上一个对我强调她很护短的人简直是整个东亚暴政的微缩版,精神日本人,不以人为本倒以人为理由,高姿态,热心肠,逼我结恶缘,无语。
    突然发现自己与人交往的方式真的有点垃圾,从来不为了与人长久交往而立规矩,遇到合得来的人会很热情,又因为觉得自己很牛逼所以总是义不容辞地帮助对方。这么多年没被惯出毛病的朋友只有一个,她的自信来源于学术,同时也享受我提供的各种帮助。已经被惯出毛病的又很难切断关系,不得善终(对方情绪爆炸想诛我心,我决定恨对方一辈子)。

    太阳底下无新事,想想也是,能接受被惯的,只会是很会拿大的人精。

    现在恶缘就像不散的雾霾,渴望新的关系把它冲散,又担心自己再坏了缘分或是再遇恶缘。

    以后一定做个好人🙏不再自以为是,没品地去哄那些表面合得来的人🙏以诚待诚,以礼待不诚,耐住寂寞,好好做人🙏🙏🙏
    比独立更彻底的独立,是达到多巴胺自由。
    • Like
    反馈: TRPresent
    sherneole
    sherneole
    独立也许不是重点,自有才是
    none
    none
    自由是比独立更宽一点。可我不太需要自由而迫切需要独立。不想再把感情寄托在远不如自己的人身上,被人拿捏。社会化大概就是减少自由增加独立。
    sherneole
    sherneole
    看怎么选吧,选啥是啥
  • 正在加载…
  • 正在加载…
  • 正在加载…
顶部